跳至內容

新/另類藝術空間

- 合舍

合舍一周年
王天仁 WONG Tin Yan
at 7:58pm on 17th July 2018


圖片說明:
1. 合舍外觀,特別之處是撐開的木簷部份,讓路人即使不入內,亦可與店內人員交談。

2. 除一般藝文活動,合舍會每月邀請不同的維修業界人士主持兩場分享會或工作坊,此外合舍亦提供工具租借服務。

3. 合舍於2017年6月下旬正式開幕時的首個展覽,正是以六位不同師傅為主題的「修物生活」,展出各維修專家常用的工具及相關資料。

4. 合舍首次獲海外藝文機構租用場地,是台灣網上書店「讀冊生活」舉辦的快閃書店,其間更邀請到港台兩地著名作家舉行座談會。

5. 合舍過去一年,兩度最擠擁的活動皆和音樂有關,圖為本地動畫「離騷幻覺」眾籌配套活動之音樂會。



(This article entitled ‘On the first anniversary of Form Society’ by Wong Tin Yan was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

 

深水埗,基層、多元混雜的社區,和政府浩瀚的文化區同處西九龍;諷刺是,大部份深水埗街坊,可能完全沒聽過西九文化區,更遑論到訪。古語云:「衣食足然後知榮辱」,意即吃飽了穿暖了才能講求禮儀節度、分辨榮譽和恥辱,同理,基本生活問題都未能解決時,還談什麼文化藝術?又或者說,草根階層是否就不喜歡或不需要文化藝術?

 

當然,一年前選擇在深水埗以獨立私營方式創辦複合藝文空間「合舍」(Form Society )時,完全沒想過以上問題;反之,這是營運一年後浮現的問號。先回帶過去,因友人林欣傑(Keith Lam)的工作室早年輾轉間由觀塘工廈遷至荔枝角道再至大南街地舖,並成為揉合珈琲、書店、自造者(Maker) 小工場和展覽的店舖common room & co.,去年初首次前往探望時卻迷了路,此迷路不只是「蕩失路」,還有對街區氣氛著迷了之意。在繁囂的鴨寮街北河街一轉,還沒進入另一處車水馬龍的太子區之前,竟存在一段頗見開揚,同時新舊交替中的大南街,如是者,魯莽地租下了現時的臨街地舖,嘗試將醞釀多年,但從來只停留在構想階段的模糊想法實踐。

 

過去一年,為了能以極有限的資源運作合舍,盡快讓外間認識並感興趣租用是首要目標,合舍可說處於瘋狂狀態,由幾小時的電視節目發佈會、文學分享會、電影放影、工作坊、到百多人的Band show,三數天至三星期的各類展覽、甚至Pop-up 形式的書店等等,所有在藝文空間會進行的活動也在這兒發生過,合舍自行籌辦的,和租用者主辦的約各佔一半。一年下來,共舉行了超過三十個活動,總參觀人數超過五千。有別於以往同處深水埗區的「百呎公園」及「咩事」兩個仍是較為圈內及樓上的空間;合舍坐落地舖,加上定位在較為大眾的面向,接觸到的人和事可說超出想像。除了國籍和背景不同,參觀者主要分為三種:一) 專程來參觀或參與活動的、二) 碰巧要到附近另有目的而順道路過看看、三) 純粹路過好奇進來逛逛的。或長或短的逗留時間、或客套或深入的交談皆不乏,共通點是,九成人都認為如香港能有多些像合舍這樣的空間就好了。

 

何以大家有此感想?愚見認為,香港愈來愈「無趣」或是一大主因──社會上政治氣氛教人憤慨得來無力、城市發展的單一價值觀無視生活素質;偏偏互聯網和社交媒體,卻總是傳來世界各地林林總總、新穎吸引、令人羨慕的有趣資訊和創新可能,加上旅遊比以往相對容易,視野開闊了,對照之下我城怎能不比下去?如是者,人們心中多少期待著不一般的事情出現,只是畫廊博物館藝術館等場地及所提供的節目,往往未必能使大眾感到親切,因此如合舍般主動和參觀者溝通,時常轉換不同活動的中小型雜誌式場所,尤其在非主流藝文地區出現時,更具新鮮感及親和力。

 

總括而言,營運合舍不過一年的經驗當然不能算發現了什麼藝文空間的奧秘,但自2014年雨傘運動後,無論政治、社會、教育、民生等不同範疇,都得面對愈演愈烈的無稽舉措,和更多由上而下的箝制。藝術文化向來是叛逆和難以預計的代名詞,已經歷及即將面臨的挑戰、有形無形的壓迫只會有增無減,如果不繼續在我城大膽實踐各種可能,日後還有沒有機會?實未可料...



作者搜尋:

資料庫
- 201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