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西九文化區 / M+

Latest News

香港現象: 獨立行政法人 x 公司化
by 何慶基
at 12:25pm on 25th July 2017


圖片來源:西九文化區M+視覺文化博物館網頁



(This article entitled 'Hong Kong Phenomenon: Independent Administrative Institution and Corporatization' was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


香港的官方藝術機構如絕大部份的博物館,都由公務員直接營運,除初級員工外,只要累積足夠年資而沒犯大錯便可獲提昇,這種安穩制度,在藝術發展越趨精準專業的年代,這運作模式不能處理複雜多元古靈精怪的當代藝術。

 

由於缺乏私人資助藝術的傳統,亞洲的主要藝術機構如藝術館,往往是由政府撥款興建,然後交由公務員直接營運,這也解釋了為何文化藝術在亞洲發展得如斯遲緩。

公務員營運文化,本質上與創意文化相矛盾,公務員講求規舉、法則和程序,靈活性低,強調集體負責制而不想凸出個人。但創意工作重視實驗創新,個人演繹、冒險新嘗試往往追求靈活運作,有需要時甚至會違點規舉以求最佳藝術效果。兩種運作文化本質上相互矛盾,公務員文化根本上不適合搞創意活動,遇上思維保守、重視身份尊卑的家長式的管治傳統,其殺傷力之大更難以評估。

公務員制度的另一致命傷是其家族內部通婚的惡習,以至生出來的子女都較遲鈍。在香港的官方藝術機構如絕大部份的博物館,都由公務員直接營運,除初級員工外,中高層鮮有中途插入外邊的專才,而都是內部提昇,只要累積足夠年資而沒犯大錯便可獲提昇,即使專業位置不符亦無所謂,這種安穩制度,鼓勵少做少錯的辦事傳統。香港藝術館先前便有例子,一個專門研究傳統中國藝術的策展人,因為上邊有空缺便提昇至負責策劃當代藝術。

在藝術發展越趨精準專業的年代,這運作模式實不能處理複雜多元甚至是古靈精怪的當代藝術。當然藝術館也可外聘專家負責特定項目,但缺乏靈活專業的支援架構和團隊,往往令外來人的工作舉步維艱,中途出現大大小小的衝突,實司空見慣。即使項目成功完成,人去後一切依舊,並未能帶來實質轉變。

自上世紀90年代香港藝術界已要求把耗用龐大資源、由公務員營運的香港博物館組群「公司化」
(corporatization) ,就是一種arm’s length營運模式,近似台灣的「獨立行政法人」。政府仍提供主要資助,但擺脫公務員運作模式,獨立運行如非牟利機構獨立機構,自由度更大,員工晉升視乎表現,也不保證是終身聘用。


兩次博物館公司化建議

經過多年爭取,香港政府在2003年的首份文化政策書內,建議將博物館公司化,這打破「鐵飯碗」的建議引起博物館員工強烈反應,政府於是投降,不惜把這份具權威性的報告擱置,引來當時政策委員會強烈不滿。2005年成立新的「博物館委員會」,期望新委任成立的專家小組,可以有不一樣的建議。怎知兩年後另行成立的博物館委員會,仍作出公司化的建議。負責文化活動的民政局,唯有不了了之拖延至2010,宣布不會落實前後兩次的公司化建議。事實上,從事藝術工作的人,沒可能不希望有更大空間和靈活性,以求更大的創意表達,當然也需要為自己的專業行為負上責任,但這也是創意工作的本質。不過,對只求安穩、無災無難即可逐步昇官的公務員,要的不是專業發揮的空間而是安穩不求變動的空間。

公務員操控文化機構的勢力強大,既有機制動不得,唯有在新機制上動手。西九文化區成立,美其名為採用公司化獨立運作形式,無需跟從公務員模式,文化區的營運主要由政府委任成立的董事局負責。惟成立多年仍方向含糊,除一些公關小藝術玩意外,未能提交具遠景且配合本土文化特色的視野,遑論具體落實理念複雜的項目如M+ (1)。


西九文化區的公司化困境

問題在於即使採用公司化模式,政府仍沒放手讓民間獨立運作,董事局成員由政府委任,大都不是文化藝術方面的專家,充其量是喜愛藝術、有點收藏的商人或專業人士,首要條件是與政府關係良好、不會有太多足以令政府難做的獨立思維。正因為公司化強調獨立運作,政府不能像前述博物館公司化般輕易拒絕建議,只有委任上極其小心,保證至高權力的董事局,是可控制的組織。而西九董事局的主席仍是由政府高官把持(現任主席是管治層第二位的政務司司長)。另外殖民崇洋心態大量僱用海外「專家」,語言以至運作文化未能適應,即時有效運作,必須有本地行政團隊馬上提供支援,這些支援工作,最後還是由公務員牽引。

公共文化機構使用大量公帑,政府建立監察機制是負責任的態度,但也得要接受要文化藝術要健康發展,便要有勇氣和決心從官僚文化中解放出來,把權力下放,經過嚴謹審核後,便得尊重機構的獨立營運和取捨。問題是如果被委任的高層決策人如董事局成員,如對文化藝術缺乏深入了解,卻又要為藝術作重要決定,背後的不安全感,走出來的是能令官僚放心的保守主義。香港在落實「公司化」過程中舉步維艱,正反映出強大公務員利益集團對任何改變的抗拒,和高層對文化界的獨立運作欠信心,即使因為基於社會壓力而要落實公司化,盡量在不同層面特別是透過委任制度,以保證萬事都在操控之內,也同時保證了藝術一定不會活潑地自由發展。


(1) M+是西九文化區內一所興建中的視覺藝術博物館,預計2019年對外開放。

 

 


原文刊於《藝術地圖》2016年7月11日
This review was first published in Art Map, 11 July 2016

 



作者搜尋:

最新評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