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藝評


談線上後人類敘事-賽伯格、邊界、處境展覽
海寧 (Hoi Ling)
at 12:47pm on 19th August 2020


圖片說明:
線上展覽的首頁 (圖片來源: Post-Human Narratives展覽網頁)



(This article, entitled ‘A Brief Discussion on Digital Exhibition – Post-Human Narratives’, was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


自疫情在香港蔓延以來,各藝術機構及博物館紛紛推出線上活動,令本地文化圈出現了一番新景象,其中一個印象較為深刻的是近期舉辦的展覽《後人類敘事-賽伯格、邊界、處境》。策展概念著眼於剖析後人類主義,在確立人類肉身與科技之間的界線漸趨模糊上,以縱向思考的方式提出一種新的人文關懷精神,並叩問人類如何從自我為中心的身分認同轉化為關注群體的共存。

《後人類敘事》線上的藝術展覽計劃將分段展出不同藝術家的作品,今期展出何倩彤的作品。展覽的版面顏色繽紛而簡潔,內容由三章短篇故事和數十張彩色手寫卡片組成。閱覽卡片上印有描敘女性的手寫短句,全部均由藝術家在研究《牛津高階英漢雙解詞典》的字句範例期間抽取並重新整理。短句內容不一,觀眾需要通過拖拉滑鼠閱讀。

抄書和騰文是不少學生在讀書生涯中經歷過的習作,能否在當中領會到什麼真是因人而異。何倩彤將形式搬到作品中,用抄寫方式重新認識一本生活化的書本,當中整合出的結果卻非常有趣,充分體現出女性被社會劃分的角色。這些例句當中,有不少側重描述女性的言行舉止或身體特徵,指她們為男性的附屬品,而且性格偏神經質。法國思想家西蒙・波娃(Simon De Beauvoir)在她的著作《第二性》(The Second Sex) 中,便曾指出歷史中不同的社會亦會通過長期的灌輸,去塑造女性為延續家庭的齒輪,從而牢固男性主導的父權社會。透過整合一本小小的西方字典,何倩彤的手寫卡片清晰反映出這個社會依舊存在父權主義的價值觀,並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我們的生活日常。




色手寫卡片上印有各種短句,大多側重描述女性的外表,亦有規範女性在社會扮演的角色的看法。(圖片來源:  Post-Human Narratives展覽網頁)



何倩彤這次的作品少了素來常見的死亡和哲學的議題,但依舊能體現出她愛通過文學世界與書中角色(今次為女性群體)產生連結的思維方式。梳理歷史的目的並不是要揭示女性被塑造成弱勢的受害人,而是通過認識歷史、既定的社會價值,我們才能理解到女性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原因,從而為今天的世界,實現性别平等共存的普世價值。

在展覽設計方面,《後人類敘事》掌握了資訊爆炸時代-影像泛濫、非線性和多層次等的特徵作為展覽的設計方向,為何倩彤向來多變的作品帶來另一種新鮮感。彩色手寫卡片上印有編號或英文字母,令觀眾下意識在卡片之間尋找一般閱讀的連貫性。另一方面,卡片被打亂分佈在線上展覽中,觀眾在尋找連貫性時亦需拖拉滑鼠四處移動,游走與無規則的空間中。雖然線上展覽越趨普遍,但不少博物館仍然以重現實體展覽的空間為設計方向,能充分活用網絡空間的展覽仍然鮮見。是次設計巧妙地混合傳統和新穎的閱讀邏輯,在虛擬空間中構建出作品來。期望《後人類敘事》展覽系列,帶來更多的驚喜。





《後人類敘事》的展覽設計混合傳統和新穎的閱讀邏輯,令觀眾能更加投入參與互動。(圖片來源:  Post-Human Narratives展覽網頁)



展覽連結:
《後人類敘事》的展覽

 



作者搜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