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藝評


一週雜談 | Some thoughts on last week
約翰百德 (John BATTEN)
at 11:08am on 25th April 2020


圖片說明:

1. 陸浩明的裝置作品《產物.殘物》,現於德薩畫廊展出。
2. 2020年4月21日,陸浩明在大角咀街頭留影。
3. 2020年4月20日,新界大圍鄰近車公廟已關閉的足球場中,一位青少年在射龍門。
所有照片由作者提供

Captions:
1. Andrew Luk’s Haunted, Salvaged installation currently showing at de Sarthe Gallery.
2. Andrew Luk on a Tai Kok Tsui street, 21 April 2020.
3. Teenager shooting at an open goal on a closed football pitch, near Che Kung Temple, Tai Wai, New Territories, 20 April 2020.
All photos: John Batten



(Please scroll down for English version)


2019新冠病毒繼續在全球肆虐,與此同時,香港感染人數字大幅放緩,與此同時......

西德州中級原油的4月期油價格跌至負數:因為全球產油過剩,儲油設施供不應求,產油商要把原油出貨,便有可能需要給買家付錢。關閉油井並不像關掉水喉般容易:過情既困難又昂貴,而同樣地,要把石油生產重新啟動也是既困難又昂貴。衷心希望油價大瀉不會變成要把實體石油丟進海中。因為價錢已低成這樣,可替代的再生能源變得相對昂貴。這樣的話,緩減氣候轉變的行動將會受到什麼影響?幾個月之前,葛雷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每天都見報,但現在報章看到的卻全是病毒消息。

期油反映了世界實體經濟的一面:因為飛機不再起航、汽車也沒多少人在用,石油需求出現了突如其來、前所未見的急降。相對而言,各國股市,特別是華爾街,幾乎沒有把在未來六個月、一年和三年的時間內,各國經濟所面對的困難計算在內。實體經濟已即時出現了失業率攀升、店鋪十室九空、酒店無人入住、廣告宣傳銳減、按揭違約等。然而,股票市場方面卻未有反映出全球在2019新冠病毒下鎖國封城後所做成的經濟。

我在大角咀跟藝術家陸浩明(Andrew)喝咖啡見面。雖然戴上口罩,但Andrew仍然很好看。事實上,大部人戴上口罩也會好看。口罩可以像帽子一樣裝飾臉孔,令人臉更富神秘感和更吸引:就像威尼斯嘉年華舉行時,面具充滿魔力一樣。各位有沒有發現,即使家人、朋友和街坊戴上口罩,我們仍然可以認出他們,這不是很令人驚訝的事情嗎?是眼睛,就是眼睛:我們透過眼睛看到事物,看到被口罩遮蓋下,臉上所展現的笑容或愁眉苦臉、喜悅或憤怒。

大角咀的街道擠滿了人。人們都外出玩樂、購物、吃東西、工作,做著日常的事情。那天稍後時間,政府宣佈延長酒吧、公共圖書館和多種娛樂場所的關閉期兩星期。但是孩子們都只想再次玩耍,當然,打網球、踢足球或在公園運動時,應該有安全的社交距離吧?又或者,到郵局排長龍等候服務,會比安坐圖書館溫習安全嗎?政府有沒有計劃在5月7日後重啟香港的各行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