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藝評


圖解「與狼共桌」
何慶基
at 8:03pm on 14th January 2014


(This article,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Chinese, is about the picture in which Chief Executive Leung Chun-ying posted himself with a Lufsig toy.)

特首辦匆匆製作「與狼共桌」照片,一反過往在受攻擊情況下喜歡以抗爭相回應的慣例,改以輕鬆手法來個大挪移:讚港人創意,賣弄點親情,謂也買隻路姆西送給女兒。此迅速公關拆招,有論者認為可消解來勢洶洶的路姆西大進攻,但民間對此以柔制剛招的反應卻未見太大正面,圖片出街即日電台晨早節目戲謔之為爛gag,網上有人拿它重組來戲玩,至今路姆西(除「宜家」外仍沒人稱之為路福西)仍廣為用作針對梁振英的工具。何以此理應是公關高招,未能達預期效果?答案其實簡單:不單眼高手低,且鬥爭本性不改也。

西諺有云,一圖值千言。圖象包含的訊息資料,可以很廣泛所深入。看圖象者可能未能以言詞論述分析,亦會對圖象有所感覺體會,產生某種未能言喻的感覺。本文分析特首辦的「與狼共桌」作為公關宣傳圖象的失敗,及其反映出背後未能隱藏的心態。

照片原希望以點幽默溫情化解當前的進擊,但現實上卻非如此,可能因為特首本人及其團隊的戰鬥本質,已達入心入肺階段。「與狼共桌」的對抗性本質(confrontational nature),從路姆西的擺放位置最鮮明的顯示出來。照片大前端正中央,「隊」著觀者而來者,正是路姆西。觀者別無選擇,看這照片便得馬上面對這惡狼。訊息是:好,你要「隊」我,我就也用這狼來「隊」你。如果這是送給女兒的溫情創意小禮物,幹嗎不是特首親手抱抱,或至少是放在身旁,而遠距離地放在遠端檯邊鏡頭前?而這放在桌前的玩具,跟特首神色凝重的工作又拉上什麼關係?

「隊」著觀者的動機,在路姆西那張開大口、露出鮮明利牙的惡相中更凸顯出來。當然這惡相在路姆西的設計中早已存在,問題是如果心存化解敵意,帶入點温馨幽默,只要做些微工夫用扣針把路姆西嘴扣上,或那用布造成的牙齒略為上撥便可隱蓋,有心的甚至在路姆西胸前掛個心心來個重新演繹又如何?釋出善意只需要很小工夫,除非這根本不存在思維裡面。

有趣的是,坐在檯前的路姆西雙腿互疊,形成硬直的交叉狀態,猶如一巨大X字。營造温馨和諧,就要輕鬆開放的姿態,路姆西理應如常的自然張開大腿,以示本身放鬆而對對方無戒心。現時的擺設姿態,對立多於交流溝通。拍照者可能只是不想畫面太沉悶,試圖製作較活潑姿態,但在未能彎起來的雙腿重疊的時候,只會是更生硬而且不自然的X效應。

這幅不是關於欣賞港人創意、愛錫女兒的照片,至少從照片中看不出來。這是特首利用路姆西跟你對著幹的宣言。整個場景是個刻意的舞台擺設,四周環境是生硬和近乎光脫脫的空白。白牆背景,檯上除電腦、印刷機和電視遙控外空無一物,不像一個日理萬機的工作空間,唯一正在閱讀的文件,被傳媒發現是多月前的舊東西。一切都像刻意堆砌出來樣板戲,辦公室是個為拍照而設的影樓,更減弱了照片誠意和說服力。

公平點說,特首可能是個講求整齊淨潔、凡事追求極端簡約的人,即使工作繁重仍堅持檯面要空無一物、愛護家人仍會室內絕不擺放家人至愛的照片、注重環保也可辦公室無半點綠色。即使欠缺人性,至少是忠於自我,照片只是誠實地紀錄特首的真我面貌。

但當你試圖和人家溝通,特別是當你試圖說服人家一些看法時,便得考慮人家的想法感覺,以便向人家表達,這是溝通的現實,也是對對方的尊重。我就是這樣的我行我素並非相向溝通的最佳方法。如果是完全自我,並不會發表那輕鬆溫馨文字;但當你真的是輕鬆溫馨,又不會出現這樣的照片!照片效果不彰拍攝者要負一定責任,但鋪排的決定及最後取捨必為特首和特首辦所首肯,作品的感覺效果必為他們所接受。照片出賣了真相:「與狼共桌」的鋪排顯示,點點的口頭潤飾,還是我行我路,犯上我便和你對著幹,根本沒有溝通的動機,細看一點,仍保留抗爭性的本性。



原文刊於《主場新聞》2013年12月30日。



作者搜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