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藝評


為官方六四紀念碑正名
何慶基
at 7:25pm on 21st June 2019


(This article, entitled ‘Naming the June 4th monument officially’, was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

特區政府有件紀念六四的大型雕塑,放在香港市中心。此雕塑廣為文化界人知,逾十年前每值悼念六四之際,均有文化人在雕像前獻花。惟一般市民大都不知道。這紀念雕塑,就是位於尖沙嘴文化中心廣場,名稱遭刪改後重新命名的「飛翔法國人」。

自由戰士屹立尖沙嘴

八九民運驚天動地,觸動全球良心,六四屠殺更令人心痛欲絕。法國人作為歷史上爭取自由的先行者,對極權者的暴戾反應強烈。民運一年過後,很多人仍未忘懷,曾目睹的鮮血還未乾。就在這時候,香港市政局獲一法國基金會贊助,邀請法國雕塑工作者凱撒(César Baldaccini)為文化中心廣場造雕塑。任何雕塑者若為某地方製作藝術時,自然會考慮當地的背景、歷史以及自己對它的聯想。一個慣以自由為創作題目的法國雕塑者,在六四後一年要為這曾有百萬人上街支持民運的城市造雕塑,很難想像不會考慮到六四民運作為參考。

1993年雕塑終運港安裝,揭幕典禮凱撒竟不見出席!這情況在業內絕少出現,除非創作者突然逝世,否則即使作者有事,主辦機構也會改時間遷就主角。這不尋常揭幕禮後很快在法國那邊有人傳出,其實凱撒原給雕塑命名為「自由戰士」,以紀念八九民運英雄。政府知悉後強烈反對,強把它改個跟香港拉不上關係的名稱「飛翔法國人」。文化界得知這原為民運英雄紀念雕塑後,每年均有人在這官方六四紀念碑上獻花,並進行簡單悼念儀式。

因為話題敏感,港法兩邊知情者均未敢公開真相,有人視之為未能證實的流傳,而圈外大都不知這背後故事。儘管未能百分百證明「飛翔法國人」是「自由戰士」,但種種環境證供顯示他是「自由戰士」的可能性極高,包括凱撒一貫追溯自由的創作路向、在民運強烈影響下凱撒為香港建造藝術的思維,還有作者不出席揭幕禮的奇怪情況,均令人覺得事有不尋常。還有,在香港市中心放個飛翔法國人,有啥意義?

謊言可掩蓋事實,最實在的是要看藝術品本身究竟說甚麼。細看雕塑,這是個身軀強壯的人,鋼鐵材料令他更形堅硬結實。他有雙翼猶如天使,不過其中一翼消失,是個有理想卻因一翼受損而未能高飛的折翼天使。翼雖折,但只是短暫挫敗。看他身體仍挺立、胸前挺、上望大前方,尚存的翼強而有力的斜向天邊伸展,顯示意志未消磨,力度猶在,隨時準備再向天空高飛。不管雕塑叫甚麼名字,這是件徹頭徹尾地關於短暫挫敗後,仍堅守意志向前,深信終可達到理想的雕塑。

一塊石頭如果多人相信它能締結良緣,會成萬人參拜的姻緣石;一棵普通樹如據說能把願望成真,會瞬即成為許願樹。何況有各種證據,我們絕對可以為「飛翔的法國人」恢復它「自由戰士」的正名。在六四30年周年之際,我們要重新確認在香港的市中心,有件官方的紀念六四雕塑,傲然站立。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2019年5月31日。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Apple Daily, 31 May 2019



作者搜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