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國際藝評人協會香港分會會員定期刊登評論近期展覽的文章。文章將以作者原文(英文或中文)刊登。

免責聲明: 本欄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或意見,均不代表國際藝評人協會香港分會的立場。

藝術無用 —《靜止生命》
by 何慶基
at 12:23pm on 12th February 2018


(This article entitled 'Art Is Useless – Still Life' was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

1992年滯港越南難民問題日趨嚴重,國際資援褪減,香港除要承擔龐大處理難民的經費,而難民營爆發連串暴動,亦惹起港人強烈要求馬上遣返難民,整個社會彌漫著除之而後快的厭惡。一個由難民組成的社會,對難民的包容變得如此狹窄,實在有點諷刺,但回歸前地區主義開始湧現,我們連與我等父輩一樣的國內移民亦同樣歧視,更何況是非我族裔的越南人。

 

無可否認,難民中有強悍好鬥的壞人,但也有只想追求更好生活的善良者,特別裡面的小孩和婦女。在社會觀看越南難民變得標籤化和情緒化的情況下,實際上有必要引導公眾從較人性的角度來看這些長久被困的男女老少,而藝術是最能有效地擺脫對立關係的溝通工具。

 

當時和梁以瑚等社會服務組織合作,安排了在藝術中心舉辦了一個名為《靜止生命—港越南難民作品展》,展出的是成人及小童難民在營中繪畫的作品,大都是細小的素描作品,表達出的他/她們對自由的渴求、對營中苦況的體驗,以及沒有時間表的長期扣押。這樣的題目、這麼小型的展覽,參觀人數不多,影響力有多大令人懷疑。最重要的是透過展覽觸動傳媒,期望能牽動到些微的改變。在當時群情洶湧的情況下,大部份政客都對此題目退避三舍,唯獨行政局議員兼香港藝術節主席鮑磊先生願意出席作開幕的主禮嘉賓。一般來說,展覽開幕我最避忌那些權貴的出現,因為太麻煩了,但鮑磊先生的出現卻是個強心針,也是對傳媒發放一個鮮明的訊息:我們的社會也有些人認為要較人性地看看這些難民的情況和感受。

 

開幕那天,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始能把參展難民申請到離營幾小時參加開幕禮。預備好些越南小食,當然難民們感到無比興奮,在場地看畫作吃小食,相信他/她們都是在香港第一次離開難民營,而部份小孩,更可能是自出生後首次看見外邊世界。展覽開幕,又有點嚴肅卻又蓋不住出席難民的喜悅,走出難民營,對小孩來說有飲品小食,更重要的是自已的說話和感受得到一點點的重視。

 

展覽完畢,嘉賓離去,難民被帶回巴士送回禁閉營。人去樓空,兩小時的藝術喜悅和道德亢奮煙消雲散。難民有兩小時的自由後,回去繼續拘禁。一切都沒改變,我覺得我在欺騙自已,也欺騙那些難民。

 

牆上掛上種種的呼喊、訴求、希望,偶爾有個觀眾經過,望了兩眼,然後回家吃飯。


原文摘錄自《拆拆剪剪——何慶基展覽策劃故事》,MCCM Creations,2016年出版。
A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was published in Deconstruct and Edit - Oscar Ho on Curatorship, MCCM Creations, 2016.



作者搜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