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藝評


盧亭的大夢初醒
何慶基
at 10:52pm on 19th March 2018


圖片說明:
1.-3.《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劇照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臉書專頁



(This article,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 is a review of the Century-old Dreams of A Fishing Harbour, Episode III by Theatre Horizon.)

 

愛爾蘭為英國統治八百年,受盡凌辱壓迫,期間連「愛爾蘭」一詞也曾被禁使用。文化人另尋途徑,建立愛爾蘭文化身份,以表愛國之情。大學時曾就愛爾蘭詩詞中對自然的描述寫論文,指出其詩詞由早年對自然的直接描述,到中期歌頌上帝創造的大自然,到後期以愛爾蘭神話人物與愛爾蘭土地相連,反映出其文學透過神話人物,用以表述愛國之情和確立文化身份。

 

著名愛爾蘭詩人葉芝 W.B.Yeats曾積極參與反英苛政運動 ,並合寫劇本Cathleen ni Houlihan。 Cathleen ni Houlihan 是何許人物?她是代表愛爾蘭的神話人物,很多時候以無家老婦出現,呼籲年輕一代為她建立家園,也有時候是貌美少女,在被禁表達任何對愛爾蘭感情的限制下,寫給這少女的情詩,其實是政治宣言。神話人物往往有強烈隱喻功能,能簡單鮮明但又容許較寬鬆演繹的空間,來表述和討論些複雜的議題如文化身份。

 

回歸前幾經搜索於廣東地方誌找尋香港神話,終發現棲身大溪山(即今大嶼山)半人半魚神話人物盧亭,深被其遭受壓迫、存活水陸兩空間的中間人/魚所吸引,像是個香港文化身份的鮮明寫照。

 

天邊外劇場 現今演出的《漁港夢百年》,自2014年的第一步曲 「初入夢鄉」開始,以盧亭論述香港歷史,現正演出的第三部曲「大夢初醒」 反映回歸後文化界都當前處境的反思和對文化身份的探索。觀後感覺比第二集更強烈,可能是描述的極為貼身,如不是仍然進行也只不過是剛剛發生。故事由整個城市滿布虛假面孔作起點,再由盧亭這本土動物與政治人物如長毛、教主對話,帶出過去幾年重要事件如國民教育和雨傘運動,當中穿插三位沒有自己面孔的特首。整套劇很多時候氣氛沉重,反映出回歸二十年港人那被壓得透不過氣來的沉鬱,中間偶爾穿插愛國的頌讚,加添幾分令人嘔心的虛偽。

 

結尾是盧亭自我切割,投身大海選擇做魚不做人,盡顯雨傘運動後那灰沉悲觀主義。但筆者從來都拒絕這灰沉心態,因為雨傘運動只是個起點,此香港開埠以來最轟烈的社會運動,其深遠影響已逐步浮現,由100毛那反虛假大台騷的頒獎禮、小店自行贊助何韻詩的街頭演唱會,到太和的後裔成功趕走立案法團等,都顯示出一股民間自發,在權力架構以外求真求實的「真文化運動」,正逐步成形。天邊外劇場一群成員為香港文化和身份的努力,特別是今集所表達對回歸後的反思,將會為這股新文化潮,增添重要一頁。演後座談會發現有不少劇團成員亦曾參加雨傘運動, 當中有成員討論間更為此流淚。一代人經過如斯刻骨銘心的運動,怎可能沒影響?再花幾億元來教港人愛國也是徒然。

 

座談會中花不少時間討論那頗灰的結尾。筆者從來都拒絕一開跑便認輸,悲觀主義實是自我閹割,以為79天即可有民主是不理解極權統治。有演員提供另一演繹,認為盧亭切掉的,是人那種種貪權逐利愛名聲的劣行,重拾那共同生活於自由空間的真實存在,如果是禽獸也不如的人,改做魚又何妨?這演繹又好像呼應著劇中那些建制派和藍衣人的虛假及無知面孔。但相信最後演繹,還是要交由觀眾演繹。

 

曾南來香港建青山禪院的杯渡禪師,返回天竺時曾贈詩予盧亭,或許值得參考。詩云:

     八方靈石鎮乾坤,又逢紅毛假亂真[1] ,

     漂泊無根天注定,是人是獸皆由心。

註解
[1]  坊間有版本稱「 紅毛 」為「赤毛」,十七世紀廣東人用此稱呼荷蘭人,後來此詞泛稱所有歐洲人。



原文刊於《立場新聞》2018年2月24日
This review was first published in Stand News,  24 February 2018

 



作者搜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