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受邀作者


國際藝評人協會香港分會支持香港年輕作者撰寫藝評,此新頁面刊登受邀作者的評論文章。下面列出最新文章,如欲瀏覽受邀作者的其他文章,可點擊右下角資料庫的年份和月份。

展於網 vs網上展 —— 談給火星人類學家展覽 | To Martian Anthropologist: Exhibition Online vs Online Exhibition
吉暝水 (Grace GUT)
at 5:58pm on 19th August 2020


圖片說明:
1.「給火星人類學家」展覽主視覺
2. 杜利安.高登(Dorian GAUDIN)作品《代罪者》
3. 艾瑞克.瓦提耶(Eric WATIER)和張君懿合作的《低調的作品(向布魯哲爾致謝)》

Captions:
1. Key visual of ‘To Martian Anthropologists’ exhibition
2. Dorian GAUDIN, Pharmakos
3. Eric WATIER and CHANG Chun-Yi, Discreet works (thanks to Bruegel)



大如出入境限制,微小若人與人之間保持社交距離,瘟疫迫使我們重新感受空間,重視現場交流的藝術活動因而受到具體而直接的影響。不少項目被驅逐離開實景,紛紛逃亡到網絡世界。電腦和互聯網普及應用都已經幾十年,我們自以為熟悉,但連月來,種種項目迫上網際,我才猛地發現原來網絡是如此陌生的空間。

我是喜歡探索觀察的觀眾,無法現場體驗變成一大挑戰。隔著屏幕,觀展只有視聽效果。在手機裡,或在電腦前,我總不能像人在劇場/展場那樣專注。觀賞經驗變得平面而零碎。藝術活動搬到網上,可不是純粹換一個媒介,而是整個空間感都徹底改變。累積幾個月的「虛擬藝術體驗」來到前幾天,我終於頓悟這道理。

轉折點在於新北市藝文中心近日開幕的展覽《給火星人類學家》。這展覽分成線下展場和線上展覽,可惜人在香港的我只能到看線上的部分。用手機登入展覽官網,一開就是實體展場的虛擬導覽(VR tour)。這個不特別,很有多人都有做。有趣的是,你按入「作品」的分頁時,展出的卻是與實體展場不同的線上特定作品。網頁設計巧妙地抓住了人們用手機時用姆指滑動屏幕的習慣,掃著滑著,一個一個作品換上來,非常順手貼心,大部分的展品都有互動的特點。

比如,克羅德.克勞斯基(Claude CLOSKY)的《拍賣價》,藝術家收集近來在蘇富比、佳士德、富藝斯(Phillips)拍賣行上拍的作品,製成一個二選一的小遊戲,叫觀眾猜出哪幅作品成交價較高。左右翻轉點擊,這種隨意選擇的格式有如 Tinder 等交友平台。又如艾瑞克.瓦提耶(Eric WATIER)和張君懿合作的《低調的作品(向布魯哲爾致謝)》也很好玩,觀眾須在頁面尋回指定的圖樣,找到按上之後,圖樣便會顯現顏色。當所有圖樣都尋回時,全幅作品就完整地呈現眼前。台灣藝術家的作品也有類似的嘗試。就像謝佑承的《星叢》,觀眾可於空白的頁面上隨意按,按一下就會出現每次不同的三張相片,按住的時間愈長、相片放得愈大。

特別想花點時間說說杜利安.高登(Dorian GAUDIN)的《代罪者》。線下展場陳示九個陶瓶,線上觀眾可以在陳列陶瓷之中選一個「最醜」的。每個星期最高票數的一個將會在實場展場上被砸碎,碎片就地攤開,不作清理。展期到最後,架上將會只剩一個整全的陶瓶,以及一地碎片。藝術家純熟地活用線下線上的關係,用一個小小的投票遊戲連起兩個展場。同時,這並不是輕鬆小遊戲,而是叩問隔著螢幕所施行的暴力。每一票都導向一個陶瓶的粉身碎骨,每個瓶子都有自己的名字,如像一個人。如果我們以陶瓶為喻、視瓶子為生命,我們又憑甚麼以醜之名摧毀他人?這點感悟打動心腑、引人思考,震撼不亞於過往現場觀展經驗。

長久以來,我們太習慣藝術活動在線下進行,甚至「迷信」實體現場是唯一、最好的陳示平台。創作人和觀眾都憂慮線上局限很多,尤其是無法面對面互動,交流似乎很難做到。 從《給火星人類學家》看來,情況其實不然。正如策展人張君懿寫道「藝術家們以『網頁』作為作品發生的特定地點」,即是說,線上展覽不單是實際展場搬到網絡,而是可以更進一步把「線上」看成特定展覽空間,因應空間特性創作「場域特定」(site-specific)的作品。《給火星人類學家》的線上展覽搭載於「互動響應網頁」(interactive and responsive web page),以網絡世界的方法,透過按按滑滑,投投票選選看,讓離散的觀眾得以參與。互動並非難行、不可能,而是要適應網頁和科技用品的特性,啟發另一種互動方法。

誠然,擅長在現實場景發揮的創作人,不代表在虛擬世界都同樣揮灑自如。科技素養(technological literacy)因人而異,而且不限於創作人,觀眾亦可能在看線上展覽時,出現「水土不服」的狀況。《給火星人類學家》網頁提供的「互動」大多不是甚麼「高科技」,而是在日常「科技體驗」當中加入藝術,成就作品。想得到,做得出來,這不光是藝術家的功勞,更是策展團體協力解決技術挑戰的成果。不難理解,如此靈活游走於線上線下的展覽,何以發生在科技發展相對全面普及的台灣。


參考資料:
「給火星人類學家」線上展覽

https://martian.beauxarts.tw/home

 

 

Link to further info:
To Martian Anthropologist - Online Exhibition
https://martian.beauxarts.tw/home



作者搜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