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審查

Latest News

要的不是大陸市場,而是骨氣
by 何慶基
at 2:23pm on 18th July 2016


(HOCC臉書專頁∣資料圖片)



(This article,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 is about the writer’s comment on the recent Denise Ho-Lancôme controversy.)

回歸後香港的表達自由全面收窄,什麼尊重香港核心價值只不過是大堆謊言。先有過境拘人,現有跨界干預在香港舉辦的活動。領導人訪港一轉身離去,便明目張膽越境干擾,怎能叫人相信這伸出和諧之手有多少誠意?

走在前線的新聞及文化藝術界,回歸後所受壓制更見明顯,文化界內刪禁事件屢見不鮮。近年的有芭蕾舞團改舞事件、港大美術館刪禁李天倫作品,到以廢話交待算數的民政局禁「國立」鬧劇(前陣子ICC事件屬策展人與藝術工作者之爭多於政治刪禁),最新近的是蘭蔻(Lancôme)被官媒一罵馬上腳軟扣頭,取消贊助何韻詩的演唱會。對港的干預已由最初低調進行,已到了肆無忌憚的階段。當然,如果沒有視港人如無物、隨時自甘閹割的商家,怎樣的惡形惡相也不會輕易見效。

做生意不想沾政治可理解,社會亦應尊重人家有不談政治的權利,但蘭蔻決定贊助何韻詩前,沒可能不知她的政治取向,只是大陸報紙文章一出,馬上跪下,謂基於「安全」理由取消贊助。什麼「安全」理由?是表演場地天花會倒塌,還是解放軍會帶槍帶炮入場?已達成協議,突然單方取消協議而未作合理解釋,是嚴重缺乏誠信和尊重,有點智慧的都知道,這突然的改變百份百是基於政治壓力而非商業決定,即使用昂貴化妝品來塗脂抹粉,也遮不了奴顏婢色的醜態。蘭蔻確實爛透。

正欲修補關係,又來個河水犯井水,大佬式強權文化就是入心入肺,本性難移。史丹福大學學者李察威爾(Richard White) 研究十七世紀北美印第安人與歐洲移民的關係,發現當時兩個極迴異的族群,有好一段時間出現難得的和諧,建立了平衡、互相倚賴和尊重的關係,他稱之為「中間位置」(The Middle Ground)。但後來當單一方的權力試圖侵佔另一方時,這關係便遭全然破壞,互相仇視抗爭變成無可避免。印第安人與當時以法國人為主的歐洲人,即使文化差異如天淵之別,尚可和諧共存,港人和大陸人卻發展至如斯田地,明顯的是一方試圖干擾侵犯另一方,始會出現今天的景況,《環球時報》的措舉就是個反和諧的明顯挑釁。

如果讓蘭蔻事件輕易過關,將來香港人在自己地方看什麼表演、節目,將直接受大陸所干擾操控。多年來自我刪禁已縮窄了言論、表述的空間,現在好像進入了明目張膽粗暴干預的第二階段,蘭蔻事件是個駭人的前奏,文化藝術界以至公眾必須予以口誅筆伐,香港已到了寸步也不能退的地步。從來都不贊成港獨,但現在我至少明白,為什麼年輕一代有這樣的想法。

思維上《環球時報》仍是那家長式的「聽話就有飯食」,眼光仍是現代中國那「萬事只從錢看」的淺薄,批評何韻詩「吃中國飯、砸中國鍋」,腦袋萎縮至沒能力了解除賺錢吃飯以外,人類還會更高更遠的要求,例如自由的表述。中國因為養活了人民,可以理直氣壯不講人權,何韻詩向井底蛙解說「不是為了錢」是浪費時間。兩傘運動年輕一代走出來,就是要宣示除了買樓買車外,他/她們還有其他要求。

香港藝人要的不是大陸市場,而是骨氣,就是做個何韻詩所謂的「有種人」。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曾有不單亞洲而且全世界也為注目的文化藝術,特別是流行文化,何以回歸後信心盡失,好像沒有大陸市場便會人間蒸發?有些贊助商有點尊嚴的人都不屑拿它們爛透的錢,最好的贊助是來自人民,何韻詩自行照原計劃開演唱會,就是亮晶晶的一場社區藝術活動,讓香港人走出來證明,只要有質素、有堅持,沒有大陸市場,仍可贏來閃爍光輝,和香港人的尊敬和支持。由雨傘運動的創意爆發,到100毛的《十大勁曲金曲分錢禮》,到《十年》,到何韻詩自搞演場會,我們看見香港湧現一股在建制以外,由藝術工作者民間自發的「真文化」潮流,這股被迫出來的新文化動力,絕對不容忽視。


原文刊於2016年6月21日《立場新聞》。
This review was first published in Stand News, 21 June 2016.



作者搜尋:

最新評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