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受邀作者


國際藝評人協會香港分會支持香港年輕作者撰寫藝評,此新頁面刊登受邀作者的評論文章。下面列出最新文章,如欲瀏覽受邀作者的其他文章,可點擊右下角資料庫的年份和月份。

策劃一場線上的藝術展覽
鄭秀慧 (Vennes CHENG)
at 12:23pm on 21st May 2020


圖片
1. Ano-branco:Luiz Roque 的《白年》是一個科幻故事,在真實與虛構之間在扣問異於常人就是病毒嗎?

2. 由郭瑛策展,CEF實驗影像中心策劃「1:99」線上影展,以2003年沙輕時1:99稀釋漂白水的消毒方法為起始,探討疫症為人類帶來的衝擊。

3. Mariam Ghani 的《Dis-Ease》是一篇論文的節錄,集中討論有關疾病的電影、隱喻、及對它宣戰的後果。

4. 徐世琪的《宇宙急Call頭足獸》糅合真實與虛構,對傳染病的解釋另闢蹊徑。作品對疾病爆發的主流說法不予苟同,認為西方醫學如何有效探出病源,最後把疫情徹底消滅,不過是大家人云亦云。

5. 勞麗麗的《冷火》發酵的未知與危險、多變與興奮是不同物質、人與空間關係的隱喻,瓶內的發酵品與瓶外的人、環境、社會都共處在相同的躁動與未知中。



(This article entitled ''Curating but not putting an exhibition online'' was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


歷史及現況也告訴我們全球疫症大流行,是一趟世界秩序重組,也必定顛覆人類生活中的各種概有模式。藝術也無可避免要在疫情下作出改變。博物館、美術館、畫廊及其他展覽空間因著疫情而暫時關閉,或要採取限制人流的措施。因此,這幾個月網上展覽、雲端美術館陸續出現。這些應變方法令人們令足不出戶能參觀藝術展覽,這當然是好事。但長遠來說要發展線上展覽,實在還需要對這個維度有更多的思考。

策劃展覽,除了定立主題、選定藝術家及作品、及其他行政財務工作外,最終都是關於作品在實體空間中呈現的碎片式或完整的敍事,是一種體驗的經營。實體空間的佈局及作品的分佈設計,都是整體經驗的重要部份。因此,現時大部份的網上展覽都是單純在將原來在實體空間的展覽搬到線上的平台,於是原來在實體空間中營造出來的感知經驗,及作品之間及整場展覽的論述,在時基(time-based)的限制下便有所缺失。當然錄像作品在線上平台展出,基於在媒介上的相類,情況比較理想,但將不同錄像作品簡單地列序在時間線上,那只不過是展示並非展覽。

線上平台一直都被視為發表渠道,就是將實體展覽數碼化然後上載。假如能夠視時間線為一種維度、一種空間,在其之上策劃展覽,效果將會不一樣。在近月芸芸線上展覽中,能突顯這種策展介入,視時間線為空間的,郭瑛為CEF實驗影像中心策劃的「1:99」應該是少數。展覽包括五位藝術家的七個錄像作品,探討在歷史進程中人類跟疾病的微炒關係,而在保護自己及排除「病毒」的時候,引伸出來可能不此於生老病死、文明演進等問題,更多關於人類在恆常改變中的存在狀態。

沒有了實體空間又限於時間線單一前進性質,策展人利用影片的排序扣連七個錄影作品的不同指涉,經營一場線上的思考體驗。徐世琪的 《宇宙急Call》及《宇宙急Call之頭足獸》是這場線上影展的序幕。處於真實與虛擬之間,徐世琪的研究發現了彗星 Aureus跟傳染病歷史的關係,更質擬科學及信仰體系。徐世琪用創作提出對所謂實證科學的不信任,那種似真亦假的方式,呼應著隨後Mariam Ghani的《Dis-Ease》中討論不同形式的暗喻「向疾希宣戰」所帶來的後果。Ghani的有趣作品是一篇論文的摘錄,是以學術生產知識的方法去探問知識的崩壞。徐世琪及 Ghani 的作品當中點出就是「我」與「他者」(病毒)的分野,接下來車在民及 Luiz Roque的錄像呈現「保衛」及「他者」這些概念所帶來的恐懼及不安,而它們恰恰就是隨疫症而來的情緒。情緒因著事情發酵而來,「1:99」就正好以勞麗麗的《冷火》中既不隱定又不可預計的發酵過程作結。

勞麗麗的《冷火》要我們感受在日常改變中的不自在,這剛好就是「1:99」予我的感覺。這個如隧道般的線上空間,從開始的黑暗宇宙走向尾段的仿佛光明,一直都是觸發觀者對自身脆弱的不自在。

 



作者搜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