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藝術議題

- 最新消息

最新的專題文章如下。如欲閱讀有關同一議題的其他文章,可再點擊右下角資料庫的年份和月份。

誰在虐殺我們的孩子?
何慶基
at 9:44pm on 21st June 2019


圖片說明:
法蘭西斯科·哥雅,《撤登吞噬他的兒子》(局部),1819-1823,普拉多博物館,西班牙馬德里。


 (This article entitled ''Who is killing our children?'' was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

今早在美孚地鐵站看見一排年輕人,跪在地上,懇求乘客參加616大遊行,淚水控制不住直流。是什麼暴政迫他/她們走到這地步?他/她們又是從那裡學會這堅毅和堅持?在網上看一張又一張年輕人受傷的照片,心想是那種禽獸會面無半點愧色地殘害我們香港的孩子?這都是我們的下一代,是我們的未來!12日早上到金鐘,一個又一個年輕面孔,充滿追求理想且不怕艱辛的純真。怎知數小時後,滿場盡是血流披面的青年,到處是眼淚和痛楚。我們見證著一場凶狠的殺戮。

林鄭月娥令人想起一以殺害自己下一代的希臘/羅馬神話人物撤登(Saturn)。因為有預言謂他的兒子將會奪去他的權力,權力薰心的撤登不惜一切,決定把妻子生下所有的男嬰馬上吃掉。就正如林鄭月娥為了管治權力,會透過警隊用盡暴力,以落實法西斯式管治。因為一個人的狂妄自大,她正在謀殺我們的下一代,這罪行歷史不會忘記。

這殺自己兒子的殘酷神話故事,亦是西方藝術的創作主題,暗諷眷戀權力者可以如何滅絕人性。芸芸以此為題的畫,以十九世紀西班牙畫者歌耶 Francisco de Goya (1746-1828) 的作品《撤登吞噬他的兒子》(Saturn Devouring His Son) 最為嚇人。此畫屬歌耶晚年的「黑畫」(Black Paintings) 系列。這批黑畫原是他晚年居所的壁畫,無意在外邊展出,相信是用多處理一己的感覺及思維。歌耶雖曾任職西班牙皇室畫師,但討厭皇室的迂腐無能。法國大革命的自由平等思想,一度吸引歌耶,但後來見證法軍入侵西班牙後的殘酷而理想幻滅,此時畫了著名的《五月三日》紀錄法軍屠殺平民的暴行。歌耶的作品,逐漸由批評、嘲諷發展到黑暗陰邪的黑畫,那是個群魔亂舞的惡夢世界,也反映出歌耶晩年身心疲累,見盡人間苦楚暴戾、一個頻臨崩潰的世界。歌耶的黑色邪惡場境,又是何等貼近當前香港的現實。

至於該畫的原意,有不同看法,其中一個演繹,是比喻西班牙如何殘暴的對待它的子民,這與香港又何其相似。在一般《撤登吞噬他的兒子》畫作中,撤登都是殺害剛出世的嬰兒,但歌耶畫中的被殺者,從身形和肌膚來看,是個年輕人,頭已斷丶手正被吞噬,雪白的肌膚與羅特恩的粗橾棕黑身體形成強烈對比,就如那些純真熱誠的年輕人,和那邪惡凶殘的林鄭月娥的分別。

但撤登的故事尚未完結。當他以為殺盡所有自己的下一代時,他的妻子把其中一個剛出世的嬰兒收起內,他便是後來把撤登閹割的朱庇特(宙斯)。

天網恢恢,你可祈求上帝保佑你,但香港人,直至你死的那一刻,也不會原諒你殺死香港丶追殺我們下一代的暴行。


原文刊於《立場新聞》2019年6月14日
This review was first published in Stand News, 14 June 2019



作者搜尋:

資料庫
2019
20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