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何慶基


藝評


誰在虐殺我們的孩子?
何慶基

在人家傷口撒鹽的人
何慶基

為官方六四紀念碑正名
何慶基

Decades of change in Hong Kong, mainland China and Taiwan
何慶基

用藝術處理傷口
何慶基

令人睡不安枕的國歌
何慶基

只談民生,不談政治的廢話
何慶基

解釋宇宙的「好奇櫃」
何慶基

終生買斷的荒誕
何慶基

從殺街看香港管治的淪陷
何慶基

街頭藝術沒問題,政府有
何慶基

畢加索的悲劇
何慶基

屠殺純真
何慶基

必要的藝術
何慶基

當代藝術這潭死水
何慶基

藝術貪污
何慶基

盧亭的大夢初醒
何慶基

藝術無用 —《靜止生命》
何慶基

策劃香港故宮的神秘運作
何慶基

藝術的資料整理
何慶基

我也曾行使政治刪禁
何慶基

又花十億搞創意
何慶基

所謂客觀的假真理
何慶基

艾未未的狂妄
何慶基

依法依法,依誰的法?
何慶基

六月三十一日:一日桃源
何慶基

香港現象: 獨立行政法人 x 公司化
何慶基

阿根廷追憶場地:記憶、真相和公義
何慶基

玩偶屋的故事: 君士坦丁的戲謔世界 ∣ The Story of a Dollhouse: The Satirical World of Konstantin Bessmertny
何慶基

除西九外,故宮館可蓋在更好的地方
何慶基

西九故宮搞個街頭調查,哈哈哈…
何慶基

皇都戲院:所餘無幾的歷史光輝
何慶基

《女兒紅》就是不夠紅
何慶基

藝術展銷會之外
何慶基

畢加索展覽無料到
何慶基

提防極權
何慶基

為何我不去西九故宮館的諮詢會
何慶基

原本是件美好事情……
何慶基

故宮分館,和旁邊的M+
何慶基

要發展文化藝術,就請尊重專業
何慶基

末世傳奇
何慶基

被扭曲的曾灶財
何慶基

批判性文化管理
何慶基

兩個優秀展覽
何慶基

只許州官搞藝術
何慶基

李慧詩並不灰色
何慶基

勿再花錢於威尼斯
何慶基

因發展之名的破壞
何慶基

要的不是大陸市場,而是骨氣
何慶基

添加本土意義—關於莫奈的展覽
何慶基

藝術抗爭,也需顧及團隊
何慶基

M+ 是沒有「當代」的
何慶基

浮游中的轉折:香港視藝發展簡述
何慶基

只是填補人家缺口的香港藝術
何慶基

香港文化的兩種游離狀態
何慶基

美人魚和盧亭:港人文化身份的隱喻
何慶基

佔中無限創意館
何慶基

用刀叉吃魚蛋豬皮炸大腸
何慶基

創意空間的危機
何慶基

遍地開花:洛杉磯雨傘運動展覽
何慶基

傘運創意的持續震撼 
何慶基

Arts under the Umbrella 藝述
何慶基

欠的,是專業操守
何慶基

與林鄭司長談西九
何慶基

寫藝評的一點責任
何慶基

隱蔽的暴力
何慶基

藝術除了賣錢之外……
何慶基

如果願意花錢
何慶基

港大美術館的粗暴刪禁事件
何慶基

The Blossoming of an All-pervasive Creativity in the City
何慶基

黃鴨子、千隻熊貓、吹氣屎
何慶基

過了時的紅白藍
何慶基

1867年的一個展覽
何慶基

惡少、殺人犯、藝術大師
何慶基

The Betrayal of the King
何慶基

有個高官想畫畫
何慶基

圖解「與狼共桌」
何慶基

藝術中介者的新世代
何慶基

當文化機構成為富豪闊太俱樂部
何慶基

藝評漫漫路
何慶基

金紫荊與回歸柱 政治上的陰與陽
何慶基

展覽的禍害
何慶基

失敗的設計 — 特區區徽
何慶基

對一隻膠鴨的態度 - 港人瘋狂程度遠大於官方活動
何慶基

Hong Kong Deserves Better Public Art
何慶基

藝術污染
何慶基

一條街,兩個世界:西九的貧與富
何慶基

大大大
何慶基

廣州文化遊
何慶基

持續發電的挑戰
何慶基

老黃和藝術家
何慶基

好奇盒子
何慶基

幾件小事
何慶基

文化把關人
何慶基

文獻展十三
何慶基

客觀的編排?
何慶基

兩條玩具船的故事
何慶基

攪展覽小趣事
何慶基

「和諧」這東西
何慶基

高層教育、教育高層
何慶基

圓圈的秘密
何慶基

藝術的貧與富
何慶基

消磨火炭?
何慶基

專業的堅持
何慶基

創作的自虐
何慶基

邊緣化,多麼好!
何慶基

創意創意,可知道在說什麼?
何慶基

寫在英倫暴亂時…及其後
何慶基

怎樣建造偉大的藝術館?
何慶基

夏碧泉的土炮現代化
何慶基

爭取自由飛翔的法國人
何慶基

沒有人民的共和國
何慶基

前衛藝術再現
何慶基

展覽暴力
何慶基

愛撫畫布
何慶基

滿城盡是策展人
何慶基

越南的故事
何慶基

又貴又Cheap:藝術館的名牌推銷展
何慶基

《超以象外》:回歸抽象
何慶基

港、台之間
何慶基

關於牛棚的一些思維
何慶基

牛下開飯:徒置生活九大簋1969-2009
何慶基

存在的沉鬱 - 培根與羅斯科的兩個展覽
何慶基

繼續法西斯
何慶基

找尋「文件展13」藝術總監
何慶基

流離狀態的無盡空間
何慶基

羅冠樵的兒童失落園
何慶基

在風中低語
何慶基

短評「一招即中」
何慶基

活在西九(二) :「西九樓計色」展覽
何慶基

藝術議題


誰在虐殺我們的孩子?
何慶基

在人家傷口撒鹽的人
何慶基

用藝術處理傷口
何慶基

令人睡不安枕的國歌
何慶基

只談民生,不談政治的廢話
何慶基

解釋宇宙的「好奇櫃」
何慶基

終生買斷的荒誕
何慶基

當代藝術這潭死水
何慶基

策劃香港故宮的神秘運作
何慶基

香港現象: 獨立行政法人 x 公司化
何慶基

除西九外,故宮館可蓋在更好的地方
何慶基

西九故宮搞個街頭調查,哈哈哈…
何慶基

提防極權
何慶基

為何我不去西九故宮館的諮詢會
何慶基

原本是件美好事情……
何慶基

故宮分館,和旁邊的M+
何慶基

勿再花錢於威尼斯
何慶基

要的不是大陸市場,而是骨氣
何慶基

藝術抗爭,也需顧及團隊
何慶基

M+ 是沒有「當代」的
何慶基

只是填補人家缺口的香港藝術
何慶基

佔中無限創意館
何慶基

創意空間的危機
何慶基

遍地開花:洛杉磯雨傘運動展覽
何慶基

傘運創意的持續震撼 
何慶基

Arts under the Umbrella 藝述
何慶基

與林鄭司長談西九
何慶基

拆毀後,走出更多
何慶基

港大美術館的粗暴刪禁事件
何慶基

The Blossoming of an All-pervasive Creativity in the City
何慶基

一條街,兩個世界:西九的貧與富
何慶基

怎樣建造偉大的藝術館?
何慶基

新/另類藝術空間


只談民生,不談政治的廢話
何慶基

兩個優秀展覽
何慶基

牛下開飯:徒置生活九大簋1969-2009
何慶基

活在西九(二) :「西九樓計色」展覽
何慶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