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藝評


高志活,不要紀念柱了,謝謝!
何慶基
at 4:35pm on 23rd March 2020



(This article, entitled ‘Jens Galschiøt, no more memorial pillar, please!’, was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



高志活又為香港反送中運動製造紀念柱,呼應當前的運動。可是,作為一件關於我們以血汗來爭取的運動,而且尚未成功,這紀念柱確實有點兒差劣。不過本著不割蓆不篤灰原則,凡是有心支持我們的都會說聲有心多謝,但請把這痛苦支柱留在丹麥,或再加些其他工作,推動丹麥政府人民採取行動支援香港,會實際得多。

政治藝術的基本動機,是透過各種形象為運動增加力量以激勵行動,有用來批判邪惡勢力如林鄭和暴警,有提醒共同的理想,或用以建立示威者公義正面的形象,也有藉之確認和強化共同的身份和價值…,有些情況也會展示侵犯者的暴戾和民眾的痛苦,但絕不會只停留在痛苦之中,而是希望藉傷痛控訴暴力引發行動。例如在警暴受害人的鮮血淋漓照片旁,寫上「不要忘記誰在製造暴力」。痛苦只不過是行動的起點。

高志活沉迷於痛苦,多於以痛苦來觸發行動來終止痛苦。他新近創作的香港紀念柱,又和六四紀念柱一樣,描述的是大群扭曲面孔在昏暗中掙扎呼喊,猶如煉獄中的亡魂,把作品停留在悲絕人寰的痛苦中,給我們看可有什麼意義?要提醒我們香港人很痛苦嗎?紀念柱四邊有鐵枝插上示威者的頭顱,還是戴上頭盔眼罩,面孔扭曲顯出極度痛楚。只有在傳統部族戰爭,勝利者會把對方的頭顱割下來,插在樹枝上來示威,如斯處理任何受害人是不尊重,用以比喻義士抗爭更是不知所謂。這樣的作品如果運來香港,最喜歡擺放在他們地方的,會是肆血的暴警。


我們仍得感謝高志活對香港人的關心,他很明顯只懂搞個人創作而不明白政治藝術的本質,如果他參考一下本地過去數月來出現的無數卓越文宣創作,他或許會明白多一點政治藝術的特色。我們不需要只看痛楚,或停留在痛楚,任何社會運動建基於這種停留於痛苦的心態必然失敗。反過來這痛楚是要令人更進一步向前走,更堅持要那些製造這痛楚的人承擔責任。當然,他的作品也有它的正面訊息,就是香港人這場正義之戰已觸動全世界。或許我們應再向高志活說聲,不用你的紀念柱了,謝謝。待他日你為我們造光復香港紀念柱吧!



原文刊於《立場新聞》,2020年1月20日
This review was first published in Stand News, 20 January, 2020



作者搜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