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國際藝評人協會香港分會會員定期刊登評論近期展覽的文章。文章將以作者原文(英文或中文)刊登。

免責聲明: 本欄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或意見,均不代表國際藝評人協會香港分會的立場。

馬琼珠:只道是尋常當初
by 袁嘉駿
at 6:03pm on 18th July 2018


圖片說明:

1.-5. 〈時間曾經打一個摺〉展覽現場

(This article entitled ‘Ivy Ma: Back to Ordinary’ was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 by Fizen YUEN.)

去年,咩事藝術空間、百呎公園、Spring Workshop等非牟利藝術空間相繼停止營運,有藝術工作者擔心發表的空間會收窄;但合舍、common room、foreforehead等獨立空間的陸續冒起,又彷彿讓人看見一種不同的想像 —— 這些空間無獨有偶,都以跨界概念營運:是精品店、書店、咖啡室、工作坊,同時也是藝術展覽場地。平日,也許大眾很少會到商業畫廊看展覽,但當藝術展覽以這種混合的形式,隱藏在大眾平日較常接觸的環境中,或許可以消彌大眾和藝術之間那段看似不可僭越的鴻溝,令藝術真正變成大眾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開拓展示藝術的另一種光譜 。

在這個脈絡下,富德樓的艺鵠ACO也開始了新的營運實驗。富德樓有不少單位以低價出租予藝術家及藝文組織,而六樓的空間則由十四樓的艺鵠ACO管理,今年開始,會變成藝術展覽場地,像畫廊般運作,讓藝術家有更多空間展示作品,亦鼓勵大眾收藏藝術品。長遠來說,當購買藝術的不再只是收藏家,藝術家也可以少一點顧慮,更加自由地做一些不商業、貼近自己內心想法的作品。

馬琼珠最新系列的創作就屬於這一類型。多年前,馬琼珠曾經租用富德樓為工作室,這次她回到富德樓舉行展覽《時間曾經打一個摺》。離開一段時間後,這次展覽,彷彿就是她打下的摺,見證她的轉變。「摺」是立體的,雙面的;幻想它形成的過程,會發現時間的痕跡,力量的痕跡,思考的痕跡。

她自言過去不習慣由空白開始創作。她主要透過現成文本的拼貼、重置提煉出新的詩意和美感,曾取材廣島原爆紀念館的歷史照片,或是將小津安二郎電影中的盆栽加工、放大、重置成作品中的主角,呈現微小的、被忽略的美好事情;2014年雨傘運動之後,馬琼珠的個展《去年》就透過擦、刮或塗鴉的方式,轉化一些參與抗爭運動的學生相片為創作文本,介入社會議題。

隔了三年,對照社會現況,不得不承認當代藝術作為一種知識生產、回應社會或論述手段,終歸是無力。在物是人非的世界,或許只有謎可以到達另一個謎,所以這次展覽,她不再論述社會議題(只含蓄地將展覽日期設定於六月四日至七月一日之間),放逐了有象徵意義的現成物,在視覺效果上出現鮮明的轉變,變得極簡單、直接、只在乎觀眾當下觀看的過程。而她以往作品中脆弱、纖巧、碎片的感覺幾乎完全消失,但其細緻、靜謚的精神氣質,經過沉澱後依然保留。如果作品可以反映藝術家的性格,或者我們可以理解,她的人生已經過渡至一個全新的階段。

當捨棄一切意義的時候才可以肯定,物料作為一種日常語言時,可以帶來一種普世的、原始的感知和想像:《無題》的碎塊金箔和《十九次飛行》的橢圓黑,令人聯想起星星和黑洞;作品《面》在木板掃上兩種黑色,中間以雕刻的一條線作分界,顏料折射光線時每秒鐘的細緻變化,流露木材獨有的質感;而《對角》正是呼應展覽名字的「摺」,淺淺紙張的摺痕經過倒模成不銹鋼後,轉化成強大的、深刻的力量。這應該是她對自己作品的一個期望。

百無聊賴正是美麗,那種微小的觸動,或許能讓麻木的世代喚回一絲敏感。藝術家靜靜紀錄時間走過,這些紀錄能否讓觀眾,獲得在尋常生活中堅定向前的力量?艺鵠ACO、馬琼珠、我們,會如何走下去,值得期待。



作者搜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