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國際藝評人協會香港分會會員定期刊登評論近期展覽的文章。文章將以作者原文(英文或中文)刊登。

免責聲明: 本欄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或意見,均不代表國際藝評人協會香港分會的立場。

屠殺純真
by 何慶基
at 10:29am on 23rd June 2018


圖片說明 Caption:

Valerio Castello, Slaughter of the Innocents《屠殺純真》, 1650-59.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This article entitled ‘Slaughter of the Innocents’ was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

聖經有一殘酷故事,為西方繪畫常見主題,名為「屠殺純真」 (Slaughter of the Innocents)。馬太福音記載,希律王聽星象家所言,謂在伯利恆附近將出現新的王者,杯弓蛇影的希律王擔心自己權力受挑戰,下令將伯利恆一帶的男嬰全部殺丟。

每次看到這樣題目的作品,心底會問,是什麼病態、沒安全感的人,會幹這樣的事?

重判梁天琦六年,很難想像沒政治考慮。執法的警察集體暗角毆打市民,判刑只是兩年。立場新聞記者追查,六七暴動掟炸彈的被判囚四年,掟磚頭的要判囚六年,連當年曾因參與暴動入獄的,也認為判刑太重,雖云暴動罪是在六七年後始制定,但也不能不拿之前和最近的其他案例作參考。也進一步提醒我們,如果當權者能操控立法,所謂「依法治港」一詞全無意義,因為我們的立法局已由慣於取悅權勢樂於出賣港人者所操控。

這邊廂因為認為有份參與籌劃暴動,因此要加重懲罰梁天琦,那邊廂六七暴動導至少51人死亡的策劃人,卻風光地獲大紫荊殊榮。多番強調判決與政治無關,只是心虛的掩飾。把年輕理想追求者五馬分屍,就是要殺盡所有敢於追求的人,因為他/她們對當權者構成威脅。就如希律王一樣,任何令當權者有半點擔憂的,都要殺無赦。

作為老師,看上一代如斯對待下一代,心如刀割。讀聖賢書,就是要年輕人有更遠大崇高理想,不要像建制中「成熟人」的趨炎附勢。敢於挑戰不公、爭取追求,偶爾當然亦有越界時刻,犯錯受罰理所當然,但又何須至之於死地的兇悍?沒半點自我反省何以新一代會如斯憤怒,只懂強行愛國教育,處處反映出極權者的橫蠻思維。

正如給楊光大紫荊勲章一樣,重判梁天琦是個給港人看給北京看的政治宣言,就是要年輕人做乖乖。梁錦松説香港年輕人眼光太窄,原來追求民主、公平公義,就是眼光淺窄,要求模仿行屍走肉的老油條,買樓買車賺大錢是人生唯一目標。香港越來越像大陸,就是要把所有人都教育成只看錢的蠢蛋,以製造個沒理想、因此不會不聽話的社會。

雨傘運動喜見學生在拍拖打機的淺薄生活之外,有如斯高尚燦爛的追求和熱誠。佔領之後就是執行追殺令的時刻,香港正逐步製造大批政治犯,年輕的運動領袖,全部都判囚。無論特首如何解說,很難再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是公正獨立,而不是個政治工具。

二十一世紀知識型社會,追求創新、另類思維,必要條件是批判、越界和挑戰的能力,而年輕人最能展現這力量。建制一輩為政權獻媚而自我剦割,醜態令人嘔心但至少是自行選擇。強行剦割風華正茂新一代,磨滅其理想訴求反而沒半點自省,只想製造一代又一代的乖乖蠢蛋。香港已進入極權統治的屠殺純真的年代。我們還是有半點兒人性的老一輩,必須承傳年輕人的理想、純真和熱誠,在黑暗的過渡時刻堅持下去。老的很快會逐個逐個死去,將來還是年輕人的。


原文刊於《立場新聞》2018年6月12日
This review was first published in Stand News, 12 June 2018

 



作者搜尋:

TOP